立废之光辉岁月短篇

编辑:聪颖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3 09:07:21
编辑 锁定
《立废之光辉岁月短篇》属短篇小说,作者是小废00
中文名
立废之光辉岁月短篇
作    者
小废00
类    型
短篇小说
完结时间
2007年完结

立废之光辉岁月短篇概要

编辑
《立废之光辉岁月短篇》属短篇小说,由作者小废00创作,第一次登选在小说阅读网内,2007年完成。

立废之光辉岁月短篇基本资料

编辑
作者:小废00曾写过短篇小说《立废故事之光辉岁月》
作品类型:短篇小说
书籍简介:立废岁月,光辉年代青春无敌,灿烂无双一片真心,两手泥巴三声长笑,是我真爱

立废之光辉岁月短篇初登

编辑
小说阅读网,本文于2007年完结属于短篇小说。

立废之光辉岁月短篇原文欣赏

编辑
立废故事之光辉岁月 没错,我就叫立废,够难听的,对吧?我也常为这个名字怄气,可是没办法,名字就是名字,谁也改不了。 这个难听的名字是我爷爷给取的,据说那天他翻了几大箱子又老又旧又霉又烂的线装书,才决定给我取这个名字。说什么“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就叫立废。我老爸老妈对爷爷的尊敬简直到了迂腐的程度,竟然会同意。还称赞说这个名字清新脱俗、琅琅上口、不同凡响。当时在摇篮里我就急得直尿裤子,立废,立废,不就是立刻废掉吗。怎么能取这样的名字呢?他们才管不管我尿不尿裤子呢,一锤定音,我这辈子就盖上这个大名:立废。 事实证明,当初我尿裤子是对的。我现在人如其名,废物一个。除了会玩玩电脑,其他一概不通,这都是这个鬼名字害的。从幼儿园到小学到初中到高中,我的名字就一直就是被人取笑的对象。弄的我心里很受伤,受了伤怎么还能学得好呢?老爸老妈也很愧疚,作为补偿他们就不太管我,让我放任自流。当然他们想管我也管不着,老妈在非洲工作,老爸整天在国内国外到处乱飞,一年也回不来几次。我和爷爷住在一起。爷爷那个老古董一天到晚生活在线装书里,张口子曰,闭口云云,还时不时地给我来一段,“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些散发着陈年酸腐气的语句和我的名字一样让人倒尽胃口,我懒得搭理他,宁愿做在电脑前和我那帮聊友胡吹乱侃。我的网名叫小废,比立废好听的海了去了。 正因为我有一个不堪入耳的名字,所以我对名字好的人一概都看不顺眼。我的名字已经这么糟糕了,当然是不希望别人能有好名字,对吧?可我吧那个讨厌的后桌竟然叫紫霞,什么意思嘛?摆明了恶心我。两个名字放在一起形成鲜明对比。课堂提问时,老师大叫“立废”,我立刻木头一样站起来,老师也没准备我会回答,马上又叫“紫霞”,标准答案立马从我脑袋后面传过来。我羞愧万分,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是因为我回答不上问题,而是这两个名字对比太强烈了,“立废”,“紫霞”,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班里的哥们儿常拿我开涮,说听见我的名字像下了地狱,听见她的名字像上了天堂,这不是成心气我吗?况且,况且,叫什么名字不好,像叫“紫云”啦、“紫烟”啦等等,我都还可以容忍,偏偏叫“紫霞”!紫霞可是我的梦中情人啊,这名字怎么能给她随便用呢。每天做梦时,我都幻想我是至尊宝,能和美丽无比、漂亮无比、清纯无比的紫霞仙子来一场轰轰烈烈、感天动地的爱情,常把自己都感动得涕水涟涟。紫霞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凝聚了我所有的幻想、所有的激情、所有的迷恋、所有的一切,竟然被这么一个小丫头随意滥用,你说我能不生气吗? 可是生气归生气,自古有训好男不跟女斗,好汉不欺弱流。我堂堂一个大男子汉怎么能去为难一个小女孩呢。又不能打她一顿或者勒令她改名字,所以这气还只能憋在心里,为这我的头发都掉了好多。可这小丫头竟然无视我的涵养,我的克制,经常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眉,说我头发太臭,影响她嗅觉;说我衣服太脏,影响她视觉;说我嗓门太难听,影响她听觉。总之她的五官都让我给破坏掉了,将来嫁不出去肯定要找我麻烦。 我当然不会给她好脸色看了,眼一瞪,嘴唇一吹(没有胡子,只能吹嘴唇)。 “头发臭,没钱买洗发水。” “衣服脏,没人帮我洗。” “嗓门难听,天生的。” 没想到她比我还凶,杏仁眼瞪成了竖形,手“砰、砰”敲着桌子,嘴皮子翻动得像机枪扫射一样,“你什么意思?你什么态度?你什么语气?我是为你好!你你你你你你……” 一连串的“你”像炮弹一样向我攻来,吓得我夺路而逃,跑到十里路外,还听得她的骂声。 事后,我受到了哥们儿的一致嘲笑,小废竟然被一个女孩子骂跑了。这个脸丢大发了,此仇不报非君子。我暗暗发誓,不报这个仇我就不叫立废。 怎么报仇呢?嘿嘿,她不是自认为高雅纯洁吗?在她眼里,我不就是一只癞蛤蟆坐到了白天鹅前面吗?那我就成全她,放只癞蛤蟆在她抽屉里。 那天晚上,我费了九牛二虎八马三狮之力,总算抓住了一只癞蛤蟆。现在的癞蛤蟆贼滑,比兔子还灵活,怎么抓都抓不住。记得小时候,我一抓就是十几只。现在不知道是我太老,退化了,还是它太年轻,进化了。 趁她去吃午饭的时候,我把那只半死的癞蛤蟆放到她抽屉里,还在它身上涂了些红药水,增加恐怖效果。嘿嘿,有好戏看喽。 午休课时间,大家都在安安静静地自习,教室里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我等了半节课,都等得不耐烦了,琢磨着怎么还不见动静啊。回过头去偷看一眼,那丫头正在做数学考卷呢。眉头皱着,小嘴嘟着,一笔一划都写得很认真,怎么看怎么像是小学三年级的小女生。 看来暂时不会有状况,我无聊地伏到桌子上,想打个瞌睡,迷迷糊糊地刚开始跟周公握手…… “啊——”身后突然爆发出一声自人类从猴子进化以来最惨烈的叫声,我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窗玻璃碎了两块。 回头一看,那丫头面色苍白,口吐白沫,昏倒在地,那只血红的癞蛤蟆正颤巍巍地从半打开的抽屉里爬出来。 我一看大事不好,呜乎哀哉,别闹出人命。顾不上再管以前的恩怨,连忙背上她,噔、噔、噔,就向医务室跑去。 医务室的病床上,那个长着酒糟鼻的男医生对她又掐又捏又搓又揉又推又拉,我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救人,而像是在按摩,趁机占便宜。 小半天,那丫头才慢悠悠地醒过来,“哇——”地一声就大哭起来,我的汗毛又竖了一遍。她哭得又悲又惨,像是遭受了百年不见的特大冤狱,我几次探头看外面有没有下雪。 她哇哇地痛哭了十分钟,湿了五条毛巾,才慢慢止住。抽泣着对我说了很多感恩戴德的话,说她以前错怪了我,现在才知道我是一个好人,她非常非常感谢我救了她。我的脸皮毫不犹豫地红了。然后她又咬牙切齿地痛骂了一顿那个恶作剧的人(我),其用词之毒之狠之黑,实在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上至祖宗十八辈下至子孙千万世都被她骂到了。 我僵立在那里,一半脸通红,一半脸青紫,挨她的骂,还不能回口。我今天才知道什么叫痛苦,这就是最痛苦的事。 好几次我都想告诉她,那只癞蛤蟆就是我放的,可看着她一边是感激一边是痛恨得咬牙切齿的样子,我犹豫了。我确信,一旦她知道那个人是我,我今后就别想再有安生日子过了,她不把我大卸八块才怪。所以我就只能装糊涂,还得附和她几句,免得被她看穿。 这场风波过后,她对我的态度和缓多了,还送给我一瓶飘柔洗发水和一包雕牌洗衣粉。我受宠若惊,得意忘形,差点没厚颜无耻地询问她是否可以帮我洗衣服。 当然高兴之余,我还得陪她一起痛骂那个丧尽天良、没有人性的恶作剧者。 班里的哥们儿又拿我开涮,说我是英雄救美。操!有这样的英雄救美吗?救了她还得陪着她一起骂自己,这都是哪跟哪啊。 但万万没想到,这件阴差阳错的事竟然去了我一个心头大患。每次上课老师大喊“立废”回答问题时,那丫头都会在背后提醒我,我既然回答了,老师就不用再叫“紫霞”了。那种让我自尊心极度受挫的美丑名字对比强烈的事情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坐在电脑前,敲了四个字,“我恋爱了。” “哄”地一下,聊天室里立刻布满了感叹号,像一排排炸弹。 聊友们纷纷表示,没想到小废也会谈恋爱,不是他们不明白,这个世界变化太快。 他妈的!我就不是人,我就不能谈恋爱! 聊友们立马甩过来几万个问题: “她是谁” “她叫什么名字?” “她是哪里人?” “脸蛋漂不漂亮?” “身材好不好?” “性感不性感?” “骚不骚?” …… 我一看,实在无法再回答,逃也似地出了聊天室。那群家伙竟然还不放过我,一封封E-mail接连不断地发给我,提醒我要当心,不要被不良少女引诱失身。 这群混蛋,我哭笑不得,他们以为我小废是什么人。 我关掉嗡嗡乱叫的电脑,躺倒床上,两眼直愣愣地看着乌黑的天花板。我恋爱了,这种感觉真好,初恋的感觉甜的跟蜂蜜似的。我整个身体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融化了,坍倒在她白玉般的脚下。如果她需要,我会毫不犹豫地舔她的鞋底。以前我总是不相信,恋爱的力量会有多么神奇。现在我亲身体验到了,才不得不承认恋爱真的是世界上最奇妙最美好最让人无法抗拒的事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昨天我到班主任家里去补课,在那发现了我寻找了18年的女神,她就是班主任的女儿。她太美了,跟电影里的紫霞仙子长得一模一样。我站在她面前目瞪口呆,半天没有心跳。班主任用180分贝的高音在我耳边吼,我也没有回过神来。 晚上回到家里,我一夜没睡,瞪着眼睛看着房间里的光线由黑转白。 我确信我是爱上她了。 我费尽心机终于打听到她就在我所在的高中里读书,比我低一年级,高兴得不得了,了不得。回到家里,立刻拿起钢笔,铺开信纸,准备写情书。无奈平时这方面的积累太少,生平第一次后悔没学好语文,满腔情思无法表达。书到用时方恨少,唉——不过还来得及,我急忙打开电脑,上网翻看各种情书宝典,现学现卖,拼拼凑凑写成了一篇长达24页的情书。 最最亲爱的紫霞: 如果我爱你,天地也没有我执著。 …… …… …… 如果我爱你,宇宙也没有我宽阔。 最最爱你的立废 乖乖,光看看开头和结尾,你就能想象这封情书感人的力量,没有哪个女孩会不为之感动为之痛哭为之流涕为之情不自禁,主动投入我的怀抱。就算她是铁石心肠也会化成绕指柔丝,就算她是冷血冰心也会化成脉脉水波。 为了增加这封情书的力度,也是为了表明我的真心,我咬破了中指,在最后一页纸上写下了三个大大的血字——我爱你! 然后又用清凉油擦眼睛,挤出几滴泪水,滴在纸上,把纸弄得潮乎乎,皱巴巴的。 鲜血表真心,眼泪示情思。 这样就万无一失,完美无比了。这封又我血水和泪水的情书,将促成我一生的幸福,一生的快乐,一生的荣耀。 第二天上午,我屁颠颠地拿着这封情书跑到高一去当面交给她。 她奇怪地看了我一眼,接过信,没有说话。 我心里真是乐开了花,走路都觉得自己要飞起来。 直飞云霄寻天堂,天堂里面有紫霞。 下午我又乐颠颠地去高一寻找答复,因为我再也没有耐心等了。我想听她当面对我说接受我,那时我会毫不犹豫地拥抱她,估计她是不会反对的。 她却一脸冷漠地把那封情书还给了我。我一时愣住了,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她冷冷地开口道:“首先,你这封情书到底是给谁的?” “当然是给你的,还能是给谁的?” “可是你明明是写给紫霞的,我又不叫紫霞。” 我呆住了,在我心里,她就是紫霞仙子啊。 “其次,就算你是写给我的,我也不能接受。” “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我爸爸也不会同意她的女儿喜欢上需要补课的人。” 天动地摇,天崩地裂,天塌地陷,我彻底垮掉了。初恋啊,我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吗?泪水“哗”地一下就流了下来,像暴雨一样,冲刷着我的脸颊。 明明白白我的心已经裂成两半。 真真切切我的爱已经撕成碎片。 看着她漠然转身,离去,天空立时就黑暗下来,伸手不见五指,低头不见双足。 “想你想到我——心——痛!想你想到没——有——梦!”我坐在试验楼楼顶哑着嗓子干嚎,鬼哭似的歌声吓得周围的麻雀四处飞逃,几只来不及逃的当场就昏了过去。 想不到还有不怕死的,敢上来找我。我回头一看,是那丫头,没理她,继续嚎叫: “啦啦啦……啦啦啦……” “别唱啦,好不好?鸟都被你吓死了。” “你管不着,我喜欢,我就要唱!啦啦啦……啦啦啦……” “你怎么了?受了什么刺激?” 继续嚎:“啦啦啦……啦啦啦……” “失恋了?” 我止了声,默然,眼泪疑是银河落九天就下来了。惨了,惨了,怎么能在这个丫头面前落泪呢,太没面子了,要被她笑话了。我赶紧擦干眼泪,同时心里做好准备,一旦她敢笑我,立刻反唇相讥,一点情面不留,必要时立刻下去抓一只癞蛤蟆来在她面前晃。 没想到这丫头不但没笑我,反而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小废。”声音柔和得让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没关系的,可能你现在很痛苦,但慢慢就会过去的。”看来她是想安慰我,我心里不争气地一阵感动,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 “人总要经历一些痛苦,才会长大。时间会把一切伤口都治愈。” 我怎么听着前后两句话有点不搭配啊,想挑她的刺,但看看她真心安慰我的样子,又不忍心,算了,受伤的男人就像受伤的猫一样,需要女人的抚慰。虽然她是我眼中的丫头,凑合了。 那个小丫头坐在我身旁安慰了我很久很久,把我感动得一塌糊涂。其实她不撒泼的时候,还是挺温柔的,长得也挺好看的,虽然和紫霞不太像,但也是眉清目秀肤若凝脂秀色可餐。 讲到后来,来了兴致,我干脆把我的情况对她一锅端。 没想到她竟然哭了,“你父母都不在身边啊,你太可怜了。” 可怜?我有些茫然,我可怜吗?我好像不觉得自己有多可怜,蛮自由的。 “那个女孩为什么不喜欢你啊?” “因为我玩世不恭,因为我是个差生,因为我需要补课。”我扫兴地回答。哪壶不开提哪壶,怎么专拣我的痛处说呀。 “就因为这个不喜欢你?那我来帮你好不好?我帮你补习,我帮你把学习搞上去。” 这话绝对是有份量的,这丫头可是班里最优秀的学生,回答问题从不出错。不过我很犹豫,把学习搞上去?我从没想过这回事,有必要去弄学习吗?多累人啊。现在这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无碍不好吗?当然烦恼也是有的,每次老爸回来都对我长吁短叹、长歌当哭,一副恨铁不成钢、恨米不成饭的惨样,弄得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虽然能用名字问题做挡箭牌,但感觉总是不太舒服。只是这样的日子一年也没几回,所以并不放在心上。但这次竟然被一个低年级的女生当面拒绝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腾”地一下站起来,做顶天立地状,引吭高歌道:“让海天为我聚能量!去开天辟地!为我理想去闯——啊——啊——” “别唱啦!”那丫头在旁边捂着耳朵大叫,“再唱就要地震啦!” 地是没有震,实验楼里的电脑倒震坏了两台,幸好没有人举报都是歌声惹的祸。 从此以后,我闻鸡起舞,映雪读书,悬梁刺股,总之就是玩命地学习。那丫头言而有信,像对待幼儿园里的宝宝一样对我悉心教导。不但帮我补习功课,还帮我洗了一回衬衫,那件衬衫我穿了一个月,白衬衫穿成了黑衬衫,基本上可以当肥料了。那丫头竟然学雷锋叔叔大发善心,大做好事,让我感激涕零,激动之余差点把当年向她抽屉里放癞蛤蟆的糗事抖出来。 班里的哥们儿瞅着我极力向好学生靠拢,均摆出痛心疾首的样子,训斥我是误入歧途,丧失立场,迷路羔羊。我沉默是金,回他们一个羔羊式的微笑。 岁月匆匆,时光忽忽,我的成绩犹如芝麻开花,节节高;竹笋出芽,层层上。课堂提问时,我已不需要提醒,就能很从容很自如地回答老师的提问,然后一脸微笑地看着老师目瞪口呆一副不敢面对和无法接受现实的模样。 期中考试,我门门全优。一看成绩单,我乐了,拉开嗓门,准备高歌一曲,抒发心中的澎湃。身后的她急忙一把拉住我,捂住我的嘴,把我的歌声硬生生地扼杀了。 “这里是教室,同学们都是祖国的花朵,别残害他们。”她谆谆教导我。 面对这位丫头老师,我只有点头的份。 那一天,她的手碰了我的嘴,她手上的味道有点香,我回味着。 老爸回来看到我的成绩单,激动万分,万分激动,头上多了一个大包——太激动了,一蹦三丈高,头撞到天花板上。早知道他有这素质,以前就应该推荐他去参加跳高比赛。 他一边抚摸着头上的大包,一边喜笑颜开地嚷嚷:“奇迹!真是一个奇迹!浪子回头金不换,劣马回首必神骥。立家后继有人啦!不鸣则已,一鸣必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必冲天……齐家治国平天下……安邦抚国定乾坤……” 看着他语无伦次,颠三倒四,完全一副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样子。我不由得心生感叹,都说成绩是学生的第二生命,这话一点不假,相当初他听到我降世的第一声啼哭都没这么疯癫过。 晚上,老爸特地给远在非洲的老妈打了一个国际长途,两个人兴奋不已的激情差点把电话线给烧了。 我坐在电脑前,打进几个字,“我考试门门全优。” 聊天室里一片空白,没人吭气。 过了几个世纪,聊友们才表示,他们的电脑出故障了,屏幕上尽是怪字。 我没给他们推荐修理软件,而是静坐不语,回味她捂我的嘴的感觉。就因为她捂了一下我的嘴,我三天没洗脸,怕把那种感觉洗掉了。直到她提醒我说,我脸上有一股臭气。我才幡然醒悟,赶紧回家洗了个澡。 聊友们见我不吭声,奇怪地问是不是电脑病毒传到了我身上,让我大脑死机了。 我回过神来,说:“我可能、可能、可能是坠入爱河了。” 聊天室里发出一阵排山倒海的嘘声。 “哎呀,难怪你能考全优,原来是爱情的力量啊。” “小废真是伟大,为了爱情竟然改变自己。” “应该说爱情真是伟大,竟然能改变小废。” “那小妞真是魔力无穷,竟然能让小废为她疯狂。” “是不是就是你上次说的那个美眉?” 我说:“是,也不是;不是,也是。” “什么是也不是,不是也是?” “到底是是,还是不是?” “什么是什么?什么不是什么?” “你不是爱昏了头吧?神经系统出故障了?” …… 我一看实在无法说清楚,再一次逃出了聊天室。 我断了网线,随手打开电脑里的MP3,播放的还是那首歌,“想你想到我心痛,想你想到没有梦,所有感觉已成空,就让一切都随风……” 当然巫启贤唱得比我好一万倍,也绝对吓不死鸟。 我喝了一口水,生命起源于水,水中孕育了最本质的生命,喝水有助于我进行思考,我要好好地思考……他妈的,近来我怎么变得深奥起来了,这都是那个小丫头害的,得找她算帐,让她看看她把原本天真快乐,无忧无虑的小废迫害成什么模样。 可…… 可是…… 可是,我到底是不是爱上她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怎么会爱上她呢!她只是个小丫头,她撒起泼来的样子让人胆战心惊,五脏俱裂。 但是……她也挺可爱的。 我不由得微微一笑。 我确信,我现在脸上的表情,老妈看见了一定说是温柔。 老爸看见了一定说是发骚。 爷爷看见了一定说是堕落。 我想我可能是爱上她了,千真万确地爱上她了,全心全意地看上她了,每一丝毛发、每一根神经都爱上她了,每一滴鼻涕、每一粒耳屎都爱上她了。 我的梦中情人是紫霞。 她的名字就叫紫霞。 这是缘份还是巧合?(没想到我也会问这么俗的问题) 我想我是无可救药了。 紫霞,紫霞,紫霞,紫霞,紫霞。 紫霞,紫霞,紫霞。 紫霞。 …… 第二天,我做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把那封24页有血有泪的情书一字不改地送给了她。(这封情书本来就是写给紫霞的嘛) 有必要描述一下当时的情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盏半昏不黄的路灯暧昧地照着下面的一对俊男美女。我斜靠在路灯柱上,做潇洒状,沉思状,忧郁状。 她就着路灯光,眯着眼睛,吃力地看那封很久很久以前的情书。 看完以后,不知道是因为用眼过度,还因为感动过度,竟然流下了几滴泪水。 我像等待天上掉馅饼一样等待她的回应。 时间空空洞洞地流逝过去,树叶绿了又黄,花儿开了又谢,太阳和月亮一圈圈地在天空里转圈,把人的头都转晕了…… 路灯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等待,“啪”地一声爆碎了。 世界陷入一片黑暗,我正愣神呢,黑暗中,她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 “小废,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我的第一个感觉是幸福,第二个感觉是幸福,第三个感觉是得意,我以前说过的嘛,看了这封情书的女孩怎么会不投入我的怀抱呢,呵呵。 我不怀好意地紧拥着她,头贴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紫霞,我爱你。” “小废,我爱你。” 说实话,我就是觉得小废比立废要好听得多,跟紫霞也比较般配。 好啦,好啦,我的故事到这里就暂时打住了。大家洗洗脸,刷刷脚,早点睡吧,别再胡思乱想了,明一大早还要上学呢。 特别提醒:晚上睡觉的时候安分点,别瞎搅鬼动的,就算做梦也没啥了不起的,我也在做呢。要是踢了被子,滚到床底下,就不好了,会着凉的,是吧?我这可是为你好。(完)
词条标签:
书籍